江西省重点中学  砺志  居敬  格致  笃行
 婺源紫阳中学
当前时间
 
天气信息

《漫话麻雀》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汪集强

  三天前,与几位同事一起聊天,看到对面屋顶上排着黑压压一大群麻雀。有人拍照,有人点数,有人讨论烹饪方式,一时欢声笑语。退而有所感,于是乱笔成文。海阔天空,不知所云。   ——题记

0d30c7429f11a89d14bfa3c.jpg

说到麻雀,我们习惯于漠视。

他身材袖珍,微不足道;外表灰头土脸,不能赏心悦目;生活寄人篱下,令人不齿。就算掏他鸟窝,也绝无判刑十年的危险。

麻雀没有白鹤的仙风道骨,也没有大鹏的胸襟抱负,没有孔雀的高傲,也没有鸡鸭的庸俗。他是芸芸众生,低调平凡。

麻雀一直与人类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。就像人类利用了猪狗牛羊的价值一样,麻雀利用了人类的价值,“食尽皇王千盅粟”,生活滋润,家族兴旺。这说明,小人物有大智慧。

t01dc29b7f62.jpg

麻雀虽然生活在人类周边,但并非过着向人类乞讨的生活,它活得很有骨气。人类一直未能驯化它,圈养它。他不愿像猪狗牛羊一样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人类。自由是它的天性,它是一种没有自由宁愿死的动物。至于人,哪怕把“自由、公正…”贴满大街小巷,恐怕也没有麻雀对“自由”领悟得透彻。

163746141869652.jpg


其实,不是麻雀离不开人类,而是我们离不开麻雀。我们安静时,“鸦雀无声”;兴奋时,“欢呼雀跃”;冷落时,“门可罗雀”;抗日时,打“麻雀战”。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 “为渊驱鱼,为丛驱雀”,可见在人类社会麻雀的上镜率是挺高的,好歹算得上小“网红”。如果你被人称作“老麻雀”,你往往会心中窃喜,引以为荣。虽然麻雀被陈胜一句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”钉在耻辱柱上,但人类对麻雀的偏爱还是一如既往,孜孜不倦。不是吗?多少人讨厌上班,却恨不得天天麻雀(港澳台把麻将称作麻雀)。

刘备织席卖履,却是堂堂帝胄。麻雀虽不起眼,但说起他的兄弟朱雀,却要亮瞎你的眼。在中国古代神话中,朱雀是代表炎帝的南方之神,是凤凰的一种。朱雀是“天之四灵”与“四方星宿”之一,即《淮南子》所说的四种神兽: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。2018年10月27日,中国蓝箭航天首秀三级运载火箭,定名“朱雀一号”。想不到小小麻雀竟有如此显赫的身世,你是不是已经肃然起敬了?

要说麻雀与人类的历史谁更悠久,不客气的说,人类区区5000年历史,真的很难占上风。麻雀与人长期和平共处,也算得上人类的“友邻”了。麻雀平时为人类的作物义务捉捉害虫,庄稼成熟时也搞点“小秋收”,人们基本上不大计较,甚至对麻雀的处境大加同情。有诗为证:“谁人识得雀儿苦,荆棘芒头度岁寒。”“风寒翎羽声声乱,破草屋檐饮严霜”(清·李调元《无题》)然而麻雀是否真的活得这般凄苦,不得而知。“子非鱼,焉知鱼之乐”,也许只是人们同情心泛滥罢了,更何况诗人大多是在借物喻人。

办公室里的我们,忙碌之余,抬头看看窗外,看见一长溜麻雀悠闲的排坐在电线上兜风。心想,这些小生灵在寒风中抱团取暖,饥寒交迫,多可怜。殊不知麻雀们也在嘲笑,这些两脚动物,整天文山会海,看老板脸色行事,像钟摆一样准时上下班,做车奴房奴,生个二胎还要政府恩准,真值得同情。

中国人曾经试图消灭麻雀这一物种。1958年,麻雀、苍蝇、蚊子、老鼠一道被列入“四害”,要求在10年或更短的时间内,完成消灭任务。一时间,“毒打轰掏齐进攻,最后方使烈火烘。”(郭沫若《麻雀诗》)不久,麻雀被光荣“平反”,由可怜的小强——蟑螂代替。不过,60年过去了,这些人类不待见的生物还是跟从前一样幸福地生活着。

20150324102325382.jpg  

 当我们在贫困线上挣扎的年代,麻雀寄身草丛,为食奔波。如今,我们推进城镇化进程,麻雀也“陈焕生上城”,当仁不让地住洋房奔小康了。

我家院子里的桂花树,是麻雀休闲辩论的场所,一天到晚叽叽喳喳。一人多高的金桔,每年长满密密麻麻的金桔,家人很少采食,都成了麻雀和他的朋友过冬的粮食。

但这些家伙并不懂得感恩,对进进出出的我们不屑一顾。甚至有好几次,几只麻雀趁虚而入,“登堂入室”,妄图鸠占鹊巢,让我们着实忙碌一番才将其礼送出境。有时,一只麻雀从浴霸中探出头来,吓我一跳。

令人无语的“杰作”远甚于此。一天,我发现儿子房间的空调里有些异样的响动。我想,不好,“鬼子”又“进村”了。正要拍响空调驱逐非法入境者,突然听到轻微的吱吱声。天哪!有人把我家的空调当成育婴室了。我赶紧蹑手蹑脚地拔掉电源插头,并叮嘱汪路平千万别开空调。过了一段时间,确定空调里不交房租的牛逼房客已经搬走,才清除掉空调里的一大窝枯草,并亡羊补牢堵上缝隙。

唉,对付这些美帝一般越来越嚣张的小麻雀,只有金大侠的“九阳真经”了:他横任他横,明月照大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8年11月17日

安徽宏村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