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省重点中学  砺志  居敬  格致  笃行
 婺源紫阳中学
当前时间
 
天气信息
校友征文《紫阳回忆》  16届15班    俞茂盛

紫阳回忆

(联系电话:18870328590    班级:1615班   班主任:程国华)

两个多月前看到紫阳中学公众号上的征稿启事,心里便已经是心潮澎湃,有着千言万语想要诉说。奈何文辞鄙陋,无法表达清楚自己心中的情愫,又因大学杂事太多,便把写稿这件事耽搁了下来,为此一直感到很遗憾。今天恰好得空,便打开电脑码下了这篇文章。

两个月来我也一直在想,对于紫阳,这所陪伴了我三年的高中母校,我最怀念的究竟是什么呢?是长年不开的喷泉,还是综合楼前的假山?是紫阳丹霞的标志,还是刻着警语的石头?是槽点满满的食堂,还是书声朗朗的走廊?是非体育课进不去的田径场,还是课外活动时就爆满的兵乓球台?想着想着,发现关于紫阳的一切,都如此清晰的呈现在我的脑海中,从来没有消失;想着想着,发现紫阳里的所有,都在离我远去,再也不属于我。

也许,最令我想念的还是教室里的黑板吧。我想念黑板,并不仅因为它是知识的主战场,更因为它是我的每个老师们展示风采的舞台。每个老师运用黑板的方法是不同的,每个老师在黑板上留下的故事也是不同的。

我的班主任,也是我的语文老师,在班上的雅称是大国哥。加个“大”字不是因为他的肚子,而是为了将他与每周一早上“揍”的“国哥”区分开来。大国哥不经常在黑板上板书,因为他能够熟练的使用PPT。但是每次他在黑板上写下的东西都很重要,因为这意味着他要开始长篇大论了。大国哥的文采很好,思路敏捷,每次长篇大论,听起来总觉得在扯闲话,可总能在最后用两三百字聊回黑板上的板书上。大国哥的板书虽少,但板书后的套路总使人防不胜防。在我的印象中,他绝对是我遇上的套路最深的老师了。

当然,有有套路的老师自然也就会有没套路的老师,那就是数学老师。数学老师姓龙,我们叫他龙叔。龙叔是个短小精悍的老师,虽然身高有限,他还是喜欢打篮球,并且练出了一身肌肉。如果他再高大一点的话,颇有一种“我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”的感觉。高中数学的演算较多,大多数时候都得写满整个黑板,所以龙叔每次板书时总要踮起脚尖,伸长手臂,从黑板的最上面开始写。可是即使如此,他的板书依旧很整齐。每当这个时候,台下看小说的,吃糖的,睡觉的,总会好奇的抬起头来,观察一下龙叔究竟是如何能够在这样的姿势下把字写得这么整齐的……

同样把字写得很整齐的还有物理老师。物理老师是学校的校长。记得第一次上物理课时,他手上明晃晃的金手表亮瞎了台下所有人的眼,从那以后“大金表”便成了物理老师的代名词。不过高三时候他的金表忽然变成了银表——有人说他把金表给了他儿子,有人说他把金表买了给我们换了试卷,但我觉得应该是褪色了——可是“大金表”称号一直流传了下来。物理老师的板书没有龙叔显得那么费劲,因为他够高。物理老师的板书总是十分有条理,总觉得是精心设计过的。或许他这么多年用的都是同一套板书吧。几乎每节课,他的板书都能够写满整个黑板,但是从不凌乱,十分容易看懂。当然听不听得懂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当然也有板书很随性的老师。余姐是个教英语的老江湖,几乎学校里的老师学生都会叫一句“余姐”。余姐上课很精彩,板书也同样精彩;上课节奏很快,板书节奏也很快;上课是想到什么知识点就讲到什么知识点,板书也一样。英语课上,总会讲着讲着,就拿起粉笔大笔一挥在黑板上刻下几个单词,力度真的可说入板三分。由于板书总是想到啥就写啥,所以黑板总是不够用,经常是写了就擦,于是台下记笔记的也是十分的迅速,生怕漏掉任何一个点,因为能够被余姐写上黑板的,多半就是要考的了。

生物老师被叫做老单(dan)。关于这个称呼的来历长到可以写另外一篇文章了,我在这儿就不多说了。老单是我们班六个老师里面最高的老师,长的又十分好看,秋凉的时候如果披一件长风衣,真真迷死一大片。和余姐截然相反,老单走路十分悠闲,上课十分悠闲,板书也十分悠闲。总是一副不紧不慢,不慌不忙的样子。生物课上的板书不多,但总能恰到好处的将生物的知识点呈现在黑板上。

化学老师是班上唯一一个没有称号(或者没有响亮称号)的老师,但是提起化学课,我们总能够不约而同地想起半部《雷神》。化学老师也是能够熟练掌握PPT的老师,但是他的板书也从来不少。每次看到满黑板的各种化学方程式,总能够看得一个头两个大。于是一想起化学课的黑板,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都是化学方程式带来的阴影。

高考完了,把当年在黑板上看到的一切一切,写在试卷上,刻在脑海里之后,高中就毕业了。黑板上一遍遍写下又擦去了的,不仅是知识,更是岁月,是故事,是回忆。每一位老师在黑板上写下板书的身影,依旧在脑海中那么清晰。与其说我是在思念那块黑板,不如说我是在思念这些陪伴了我三年的老师们。想念着“金龙鱼”,想念着“奏国歌”,想念着偶尔来点荤段子的老单,想念着化学课上没看完的半部《雷神》……

我的紫阳,你还好吗?我的老师们,你们还好吗?我的高中年代,一切都好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7年7月21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