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省重点中学  砺志  居敬  格致  笃行
 婺源紫阳中学
当前时间
 
天气信息
《文化广场》 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汪集强

《文化广场》

入夜,全婺源城最繁华热闹的去处非文化广场莫属。

这块曾经贫瘠荒芜的河边沙地,自从注入了3000多万元后,就成了全县最有文化的地方。

文化广场遍布神州,多如牛毛,千人一面,千城一名。不过令人不解的是,动辄几百几千万的大手笔投资,取个名却如此的节省脑力。当然,在曾经的大肆破坏之后,认识到文化是一个光鲜靓丽的招牌,也算是一种进步。但取名文化,并不等于就真有了文化;正如余华小说《活着》里的主人公,取名富贵,结果却出奇的命苦。

文化广场里确实有文化,比如大妈舞。虽然大妈不一定有文化,广播体操式的大妈舞也不见得有多少文化内涵,但却不妨碍它成为大江南北红极一时的文化现象。

跟各地一样,如今的文化广场,浑身充满商业铜臭。每逢节日,广场上就会有各种展销会,车展、建材展、美食展,甚至马戏团也来凑热闹,只差混迹农村声名狼藉的艳舞草台班了。

今年十月一,文化广场展销的是玉石。

上班路过广场,看到广场大门两边竖立着几块一人多高的硕大玉石,通体翠绿,贵气逼人,心生羡慕,于是决定晚上去看看。

夜晚,广场灯火通明,熙熙攘攘。各种玉器翡翠,香木手饰,琳琅满目,价格不菲,令人大开眼界。每个摊位前都挤满很多人,在看,在试,在讲价,热闹非凡。我囊中羞涩,只抱着看客心理到处闲逛。

靠近广场边缘,立着一排巨型翡翠玉石,每个均有一人高,设计精巧,雕工精细。其中一个翡翠雕刻,白中泛绿,上面有山有水,亭台楼阁,两只白鹤卧于青松之上,亭内有两位老者在下棋。我凑近看看标价,168万,吓我一跳。我不吃不喝工作20年,也不值这块石头啊。我不禁用仰慕的心情看着这块石头。儿子凑近拍照,我赶紧大声喊他过来。我心想,这要是碰坏一丁点,叫我把石头抱回家去,我这升斗小民该怎么办?也许只能一头撞死在这块石头上算了。

正心头冒汗,突然听到那边传来喧哗声。过去一看,原来是一个书画拍卖展。一个须发飘飘、满身口袋、艺术家气质十足的中年人在展开一幅《红梅图》大声叫卖,“五十元,五十元一次,两次,三次,好,收起,下一幅。”旁边一个帅小伙在作助手。抬头看,棚顶挂着一条幅,上面写着“齐鲁书画名家解元利,一空法师……”围观者稀稀拉拉,有坐有站,有聊天的,有吃瓜子甘蔗的,无论髯须客滔滔不绝,声嘶力竭,都不为所动,反应冷淡。两位来自山东的画师现场挥毫泼墨,当场拍卖。髯须客中气十足,大声介绍着两位画师的名声造诣和作品的艺术功力,可结果还是无人问津。我不禁为在场的两位艺术家感到羞赧。看了半个小时,只卖出一幅五十元的书法条幅《难得糊涂》。一个公务员模样的人买了,似乎他要买去挂在办公室的墙壁上作座右铭。我心想,人民公仆还是少糊涂点好。

我突然发现,偌大的文化广场,唱主角的不是文化,而是财富。在满场熠熠生辉、富可敌国的玉石珠宝中,蜷缩着一个穷酸气十足的书画拍卖场,真是一幅生动绝妙的当代世相图——对财富的追逐,对文化的淡漠。

在“青岛啤酒城”旁边,那灯火阑珊处,站立着一排已经作古的老人:朱熹,江永,齐彦槐,詹天佑……他们是这个广场上最有文化的一群。他们在黑暗中,睁着大眼,默默注视着这个被财富占领的喧嚣的名曰文化的广场。

“百鸟朝凤图,一只鸟一元,一只鸟一元。一百元一次,一百元两次,一百元三次。下一幅。”在一片粗犷沙哑的流拍声中,我默然离开。

一个挑着葫芦丝叫卖的小贩,在人群中晃来晃去,悠闲而落寞。

广场外,车流如织,华灯如昼。夜色下,“文化广场”几个大字越发显得黯淡了。

2015/12/24